牧師的沉思–Mar

“你違反了第四條誡命!”我的靈性導師很嚴厲地對我說。她是在指出我沒有守安息日。基督徒應該忙碌工作六天,剩下的一天是安息日,應該休息,把時間奉獻給上帝。十誡裏的誡命我犯的次數多到我數不盡,但我不記得被人如此指責犯了第四條誡命,真讓我震驚!

當然她責備得完全正確。不管我有多努力,我還是無法停止工作。起初我怪別人不合理的期待,或寫得不清不楚的工作細節,但我發現我的壓力是自己施加的。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當我有講道要寫,有會議要籌備,有會友急切要找我的時候,如果我把事情放在一邊,心中會忐忑不安。就因為這原因,我馬不停蹄地日夜埋頭苦幹,連在安息日也不例外。

我想人性真的要做到不憑自己的努力來得到拯救真是談何容易。用嘴說恩典是一回事,但真正要實現恩典卻又是另一回事。幾百年前當基督教變得很腐敗,勢力又強大時,我們這些新教的基督徒就曾經搞叛變。我們高喊: “不要再遵守教會的規矩!”我們指出救恩不是靠我們的表現爭取得到的,而完全是上帝白白給我們的禮物。宗教改革後不久的一段時期,我們算真的有做到廢除靠行為稱義的觀念。但是,不久之後,因為被疑惑困擾(“這世上那真有免費的筳席?”),我們很快地以“職業道德”取代“因行為稱義”。從此以後,我們更加倍地努力工作、儲蓄金錢。我們聲稱這不是為了贏得救恩,而是彰顯得救後的憑據。結果我們並沒有改變甚麼,還是非要工作忙不然不安心,勞碌一世。

最近我讀到一個得到癌症末期的人的經歷。起初他非常徬徨,感到很無助。但之後,很奇妙的事發生了—他竟然停止所有非必要的事。雖然得了重病,他的人生卻變得更有生氣和平安。後來醫生通知他診斷錯誤,他患的病並非絕症,他有藥可救可以康復。他得到消息後竟然大哭一場,因為他害怕他的人生又會回復到原先的模式。

從屬靈的角度來看,病後痊癒和得到醫冶並不相同。病了之後痊癒是指身體回復到先前健康的狀況,但得到醫治是指靈魂得到康復。靈性老師約翰謝爾指出在馬可福音裹當西門彼得發高燒的岳母一被耶穌治好,就馬上招待服侍客人,這表示她不但身體痊癒了,她的靈魂也康復了。耶穌使到她與她的最深之處的中心聯繫,然後從那中心又與上帝和鄰舍聯繫,因此她認識到服事的尊嚴。對謝爾來說,如果我們只是停留在佩服耶穌醫病趕鬼的神蹟的階段,那表示我們還沒有得到醫治。陪伴著醫治的是悔改,即是思想上與行為上的改變。

雖然經過了手術與半年的化療,我現在是在一個緩解的階段,但我很清楚還沒有脫離危險期,而且到最後,或許我不會得到痊癒,但在今年的大齋節讓我開始得到醫治。但願我進入曠野屠殺工作狂的心態,克服對事情放手的懼怕,享受在主懷中安詳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