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的沉思–June

“啊,他是牧師,應該沒問題。他說:他每天會向上帝求得更多恩典,”我的朋友很不在意地回答。我很想知道我們的一位彼此認識做牧師的朋友的近況(他年輕的太太最近得了絕症)。我的心感到沉重—不單只是因為得知這傷心的消息,也因為一般人對那些被呼召去牧養上帝的子女的期待。他們覺得既然是受過訓練,應該懂得克服困難;牧師都是超人,無論發生甚麼事,他們都會堅強,不會軟弱。

在“這個奇特與美妙的呼召”一書中,馬丁哥本豪威爾,一位第三代的牧師,証實做牧師使他成為更好的人。我絕對贊同。毫無疑問的,牧師的職位要求我們做出超越自己的表現。因為大家都在觀察,我們的行為必須是最好的。牧師每週不斷的傳講上帝的信息、祈禱、關懷羊群。開始的時候也許會感覺有些不自然,但週復一週,年復一年,時日久了,你發現你慢慢的從內心開始同化,正如馬丁哥本豪威爾牧師所說,你的內在己經轉變為牧師的本質。

雖然如此,信徒對牧師的期待有時候還是不切實際,甚至令人窒息。我記得我還在尋求上帝的旨意是否要全職事奉的時候,一位很資深的長老嘗試說服我和教會是24小時的工作。她說: “既然魔鬼從不拿假期,牧師那能休息?”在我到網紀慎教會之前,有一間教會在我面試時發現我的兩個女兒還很小,馬上就表現出有些遲疑,我看得出他們擔心我的家庭負擔會影響教會的事服。結果上帝沒有感動我們繼續完成聘牧的過程,我想對雙方都是好的。

我不是說牧師可以為所欲為。教會兄弟姊妹需要有人示範如何把信仰轉變為行動。而且絕大多數的牧師都接受別人對他們定下更高的道德標準。但是牧師確實不是聖人,我們與一般平信徒一樣都會跌倒。那麼我們犯錯時可否頜受恩典?

或者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來思考我們的信仰旅程—既然我們不完美,而且人生是成功與失敗的混合體,那問題不在我們不能犯錯;問題是我們在跌倒時能學到甚麼信仰的功課?那牧師是否有勇氣變得更透明,用更真實的信仰追求的影像來教導羊群呢?這種方式是否反而能幫助大家達到更真實的信仰呢?

我們都不是聖人,這個事實上帝當然知道。在我們上一次的英文查經,有人提出我們應該如何禱告的問題:在禱告時我們是否小心說的和問的,因為上帝會審判我們?我的看法是禱告是一個完全自由的時間,我們甚麼都能說,甚麼都能問。因為我們根本沒辦法對上帝隱瞞心中的想法。我們話還沒說出來,上帝已經知道了。因此我們應該在言語行為上流露出內心真正想法,然後沉浸在恩典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