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年會報告

翁之堯牧師

如何促進我們大家更親近主?用什麼方法才能激勵信徒在財力上支持我們的使命?如何表達我們對華埠居民的愛?吸引未信者加入我們信仰旅途的行例?

以上是我們在過去的一年之中苦苦思索的話題。其實這些並非新的探討範圍;如果把它們歸納為愛上帝(前二題)和愛鄰舍(後二題)這兩方面,這不就是這些年來我們都在考慮的重點嗎?只是這一次與往年不同的地方是我們不能滿足於理倫上的答案,非得到可行的方法不能罷手。

為了要達到申請我們教派「教會更新補助金」的需求,我們必須說服評審委員認為我們的計劃確實能讓我們教會在靈性、財政預算、社區宣教及崇拜/會友人數這四方面成長。結果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去年11月成績揭曉,我們是全國得獎27間教會中唯一的亞裔教會。雖然二萬元的獎金並非大數目,對未來推行新事工及信徒的培訓還是很有幫助的。但讓我對前景更有盼望的是,我們目前所擁有的是一個我們教派最高層的領導者認同的、能讓我們得到新活力的藍圖。

Bible and Candle毫無疑問,我們真正的考驗現在才剛剛開始。「愛上帝」並非只是參加主日崇拜和加入服事的隊伍而已,當然以上的兩種表現是必要的,但並非愛主肯定性的指摽。我覺得反而是我們有沒有結聖靈的果子、有沒有忠心對待上帝,以及感受到自由感這幾方面更能準確的衡量信徒對上帝的心態。金錢的奉獻不單單只是為了平衡教會財政的收入與支出,其主要目的是考驗我們對上帝供給人生的需要的信心。如果我們真的「愛華埠的鄰舍」的話,不能只做到邀請他們到教會而已,我們必須降低自己來服侍那些我們不習慣一起相處的人。我對我們執行計劃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如果我們的心態不改變,我們將得不到預期的效果。

正當我以為2013年會在高潮之中結束,掌管我一切的那一位主宰竟然向我投出了一個又猛又狠的弧線球:檢驗結果証實我得了第三期直腸癌。我知道上帝對祂兒女的旨意都是美好的,但祂好壞參半、前後矛盾的手法有時候確實會令人失去平衡。我們通常都預期在事情發生之前能得到一些警告,在一般情況下,每人不都有三次擊中棒球的機會嗎?但哎呀,我的期待竟然落空!上帝說:「你即刻從那高高在上的座位下來」,就這樣,他在我頭上潑了一盆冷水,令我哭笑不得!

我要如何面對前面的日子呢?我還有家庭的責任,也有上帝的道要傳;我肯定現在不是投降的時候。我也不會輕易就這樣放上帝一馬。一直以來,無論日子好壞、心中是喜是悲,我從未曾不與我的主打聲招呼,想盡方法探他的心意。我覺得我與主同道多年、可以說在各方面早已融為一體,分不開你我,因此也不可能現在就分道揚鑣,各走各路。而這也是我在黑暗中的一線曙光:我的拯救者在我裡面,我也在他裡面,我肯定會得到保護。有一天我在詩篇中讀到上帝很安慰人的話:「我要使他享足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詩篇91:16) 我告訴自己:這句話就是上帝對我的應許!

經過一段驚慌、否認、麻木的日子,我終於下定了決心要得到醫治。完成切除腫瘤手術之後,我開始進行化療。這過程將持續至今年六月,才能完全制服那些在等待機會東山再起的「顯微癌細胞」。前面的路必定崎嶇,但我有上帝的扶持,又有豐富的資源,必能克服種種難關。

現在我是你們受傷的牧者。我己不完美(不是說我曾經完美!)。正如舊約裡的雅各被上帝(難道還有他人?)擊中大腿而跛足,我失去了身體某部位的一大半,還得抵擋無數隱形、失控的敵人猛烈的侵犯!但在這條件不理想的情況之下,我們更加要勇往直前。我很感激和我一齊服事的同工,也說不盡地感謝在這非常時期對我及家人伸出援手的弟兄姐妹們。我最深切的盼望我們能一同走完這段艱辛的路。如果愛我們的主(!)真有什麼對我們有益處的話要說(我深信祂必定有),我們會在彼此堅持不放棄對方的過程中之下得到信息。讓我們聆聽!